Category Archives for 社會觀察

從Forbes富豪榜看各國產業結構玄機(2016)

這篇延續去年探討富豪榜和產業的關係,追蹤2016年富豪排行的變化與產業的變化關係。   美國 2015年美國富豪排行 Source:Forbes 1. Bill Gates,科技業,Microsoft 2.

Continue reading

【社會觀察】2016投票指南:如何投下獲得最高效益的一票

大家有看了那十分浪費生命的2016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了嗎?我有,但我看不下去中離了 剩不到一個月台灣就要總統大選和國會改選,每一次的大選似乎...

Continue reading

國際觀到底是什麼?怎麼培養國際觀?

社會上不乏「知識份子」或「菁英」階層斥責現在年輕人沒有國際觀。太向內看,格局太小,不了解世界在發生什麼事,所以沒有競爭力、視野狹隘無...

Continue reading

【社會觀察】 全球最暴力城市集中拉美 生在東亞城市實屬萬幸

Business Insider的一篇報導The 50 Most Violent Cities In The World墨西哥一份報告指出世界上最暴力的50個城市,除南非外全部集中在美洲絕大多數的暴力城市都被巴西與墨西哥囊括全球有三分之一的謀殺案發生在拉丁美洲(但拉美人口只有全世界的8%) 看下方這個圖就知道生在東亞的我們有多安全(當然歐洲謀殺可能比較少,但偷竊和搶劫可能就多得多) Source:UNODC 地球上最暴力的城市第一名是宏都拉斯的San

Continue reading

【社會觀察】 新聞怎麼這麼爛?基本經濟學有答案

全球的傳統媒體業都在面臨危機, 記者工時越來越長、待遇越來越低、要做的事越來越多 君不見連龍頭老大紐約時報都搖搖欲墜在裁員 Bloomberg都想把它買下來了 還有CNN新聞的品質下降 也讓越來越多脫口秀不時在調侃CNN誇張的報導 當然,因為台灣擁有全球最密集的24小時新聞台 以及有線電視台數量過多,稀釋廣告資源的市場環境 所以台灣媒體生態惡化情況會更形嚴重 有道是貧賤媒體百事哀,老闆若想維持收入但市場就這麼大, 於是就開始壓榨媒體工作者,同時挑戰它們的體能極限與道德底線 媒體舊王衰老,新王羽翼未豐 從經濟上來看,這還是供給與需求的問題 傳統媒體與數位媒體正在典範轉移,所以新舊交替中間會有亂世 紙媒和電視本來稀缺的廣告資源,又被崛起的數位媒體分走 player越來越多但是市場沒有變大,尤其數位媒體具有免費且可取代性高的特質, 加上數位媒體的廣告費比傳統媒體低得多 都讓傳統媒體即使想要轉型數位都會變成七傷拳, 常常同一家媒體的傳統和數位部門就會先內鬥 這是一個舊媒體邁向死亡的過渡期 相信內容為王的媒體,卻發現多數消費者不願對內容付費,所以媒體主還是只能要靠廣告 但是因為數位廣告價格還太便宜,根本撐不起傳統媒體龐大的開銷 反而網路平台或內容農場因為做的是整理和聚合(或說抄襲), 可以用更低的成本甚至免費而取得比較大的流量 就變成像是Google、Facebook之類的平台本身不產製內容,卻賺走大多數數位廣告費 於是多數媒體就把腦筋動到了業配新聞身上, 假新聞真廣告便成了新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也是讓人們越來越不信任新聞的原因之一 人力供需不均,壓低勞動條件 從人力供給的角度來看,因為當記者的行業進入門檻其實不高 (請注意是當記者門檻不高,不是當”好”記者的門檻不高,要做個好記者是非常難的事) 不管你的大學主修是什麼,基本上只要你文字和表達能力不差都可以當記者 更別說還有每年大把讀傳播、新聞相關科系的學生想湧入這個行業 人才上基本上是嚴重的供給大於需求, 總是會有薪水要求低的熱血天真新鮮人想要進入媒體業 因此這給了媒體老闆壓榨主管,主管壓榨基層記者的基本環境和條件 反正操你操到過勞、加班倒下不行了放棄了,還是找得到大把想入媒體業的年輕人取代, 這樣的環境薪水當然高不了, 老闆兩萬五請得到何必給三萬,可以請一個人就不會請兩個記者 當然無可取代的好記者能夠拿到較高的薪水(其實也高不到哪去), 但是在一個對內容品質要求不高,對量和速度比較在意的基本新聞環境中, 差異化其實不容易做得出來, 更多人拿來拚的條件是可以耐操接受低薪、輪班和超高工作量 這樣的惡性循環在求快、求量的媒體新時代自然而然質量就會下降 清理戰場才有土壤養育新生 全球媒體碰到的問題基本上是類似的,都是在進入數位和網路時代的適應不良 台灣只是因為電視台太多所以情況更嚴重得多 每個電視台收視率低到基本上常常勝負都在統計的誤差範圍內 電視台卻仍要整天盯著那誤差範圍內的數字來和廣告商bargain 因為台數太多競爭者太多,每個電視台分到的餅就是吃不飽也餓不死 唯一改善質量的解決方法,其實就是減少player, 越少人看電視,電視就會死得越快,所以拒看電視是一個非常簡單能做到的方法 活下來的player才有更多廣告收入和預算空間去做更好的新聞 但這個解決方法的另一個後遺症也可能是劣幣驅逐良幣, 最腥羶色的媒體最後會活下來,因為腥羶色最容易吸引眼球, 或是財力最雄厚的財團,口袋夠深可以活下來只為發揮影響力達到特定目的 因此搭配的另一個方法,就是做到成功的分眾,因為市場總會有不同的需求 當市場player越少,做有質量新聞的媒體,才能有更多的空間吸引分眾客群 不管是更財經、更國際化或更有深度的報導, 在百家爭薄利的媒體環境是養不起來的,只能做為媒體平常爛新聞的遮羞布 媒體越少家,言論反而可能越多元,當然不是少到只剩一家, 而是少到更符合台灣市場規模的程度,現在的情形就是每個新聞台太多家, 每家都像跑步游泳一樣,都你做什麼我做什麼,深怕獨漏於是大家就一起炒同樣無聊話題, 每家都在搶大眾市場的薄利,大家都跟著一窩蜂 當然最歸根結柢的解決方法也和經濟學有關,有市場需求才會有供給 觀眾的水平是爛新聞的重要歸因,如果觀眾能夠接受垃圾和業配新聞, 新聞台就有辦法產製一堆垃圾給觀眾吃,如果觀眾拒看或只看品質好的新聞就沒這個問題 所以觀眾水平是根本原因(當然還有收視率調查的沉痾,但這會在數位化時代淡化) 媒體們正在轉型,會走向更分眾、更隨選、數據更精確,因此觀眾的收視閱讀行為 會反映到媒體產制的內容身上,小心你所點擊和閱讀的東西,這會鼓勵媒體做同類的產品 做得好的媒體也要不吝給予掌聲,讓它們知道有一群優質的閱聽眾在看優質的內容 至於紙媒,應該是死路一條,誰沒有成功轉入數位,就會被溫水煮青蛙淘汰 但是平面媒體的內容質量是比電視要好得很多,所以現在只是在整個內容數位化的過程 能挺過去的媒體,之後也能有更好的分眾內容帶給大家 以上所說的其實也幾乎適用於台灣的戲劇和綜藝 本版有幫各位整理Youtube的國際新聞直播來源 ,請大家快點放棄治療電視新聞,用網路自救吧 簡單來說,其實是因為看了這個懶人包而有了這麼一大篇感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