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六四後的中國,無可否認的事實和不願面對的真相

在陸股如斯狂熱的今天,務實和物質主義至上的中國人
不再在乎26年前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前發生的事
生活、賺錢、混口飯吃,就是一般人民的basic need
能夠滿足basic need的政府,說話自然能夠大聲,
叫局外人不要指指點點這中共最深的痛處

26年,中共早已洗清了天安門廣場上的血泊
坦克人(Tank Man)成為了一種符號,
一個讓支持民權的人行禮如儀年年像大拜拜一樣供奉在神壇的偶像
對中共來說,六四就像是一場每年必經的大感冒,
要對全網維穩升級,做出安全隔離

時間久了,廣場上的曾被稱謂為「英雄」的學運領袖們,一一走下神壇
曾在當時海外聲援的台港藝人們,曾齊聲唱著「歷史的傷口」、「為自由」
許多人如今在大陸的事業已經開花結果,
六四的存在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場每年的尷尬

無可否認的事實
隨著中國的經濟和國力持續的上升
中共成功的設定了議程,也用行動證明了集權領導的高效率,確實拉起了這個大國
實現了超過二十年的強勁經濟成長,養活了十三億人口,驚人改善了國力和國民的生活
養富了一大群裙帶資本主義的得利者,和隨著經濟成長收入提升的城市中產階級
「穩定壓倒一切」就是中共的真理,他們也讓更多中國人相信,
二十六年前鎮壓的決定是對的
同時也讓更多年輕人,遺忘二十六年前發生過的事
自由和民主被排除在議程之外,很多人務實地認為中共是有在自我改善和進步
現在的中國比起十年前、二十年前自由得多
只要看中國網路上百花齊放、眾聲喧嘩,五毛、美分、公知、憤青都能發聲
即便還是有禁聲、封鎖、刪帳號、屏蔽,
但無可否認的是言論尺度確實比過去有所放寬到多數網民尚能接受的程度

更有許多知道二十六年前發生什麼事的人
認為當年的年輕人太過躁進、訴求和開價太高,
應該要等待國家準備好了,民智開了,才有條件能推行民主、才能放寬自由
認為學運領袖們可能是受到過於英雄主義的催化,或是外國陰謀反華勢力的煽動
才導致了中共鷹派不得不的鐵腕措施,合理化「可以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的說辭
甚至更反西方的人認為,中國要走自己的路,不要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價值
中共已經用行動證明不走西式民主的體制也能活得很好
反而比伊拉克、印度、埃及這些被西方推動的所謂民主國家更穩定、進步、繁榮
也比台灣這種民主化之後,政治惡鬥經濟各方面弱化要好得多
(雖然我個人認為中共在國力增強後的打壓、分化成功,其實是台灣弱化更重要的原因,但台灣人自己不夠爭氣也是事實)
這幾乎是大多數中國知識份子的想法。
中國不能民主,中國不能亂。中國要專注發展經濟而不是政治
集權的共黨才能夠穩定局勢,才能夠有更宏觀長遠的眼光拓展中國的復興宏圖大業,
靠黨的領導才能實現一步步的富強,
而中共雖然有著結構性的嚴重貪腐、裙帶資本主義、黨治人治高於法治、城市農村貧富差距懸殊、環境汙染、壓抑人權等問題,但大體上是實現了中共強國富民的承諾(至少相對程度上改變是非常巨大),也創造了非常龐大的共同既得利益的保守派,希望共同維護這個體制,畢竟他確實讓多數城市人民得利,當多數人都是利益共同體時,這個體制就無法否定它存在的價值

不願面對的真相
而鬥臭鬥倒敵人向來是中共最擅長的招數
最成功鬥臭的就是「人權」和「普世價值」這些概念
即便在台灣,都有很多人認為中共在二十六年前的鎮壓和屠殺是做對的事
是為了國家穩定、為了民族復興、為了經濟發展
但各位不要忘了,二戰前「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工人黨」的所作所為
也都是舉著為了國家穩定、民族復興、經濟發展的大旗
確實拉起了一戰後德國凋敝的經濟和民生,實現了富國強兵
但這絕不能夠合理化或正當化納粹對反納粹者,無論是共產主義者、自由主義者或是猶太人殘酷的鎮壓屠殺
很多強國人一方面受到中共成功的宣傳
反對西方價值和宣傳不斷入侵中國想要和平演變中國,極度厭惡外國人對中國指指點點
但又同時認為中國的自由程度在進步,多數人日常生活也並未覺得有何不自由
而對國家在共黨一黨專政領導下的進步強大有更深的民族自豪感
其實若沒有外部和內部的壓力,
中共何需自我改進,何需放權,何需給予民眾更大的自由
即便多數被控或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民運人士消息大都被封鎖屏蔽
無論是劉曉波、胡佳、艾未未、高智晟、浦志強(不知道這些人的請去google)
就是有這群犧牲小我的人在中國不斷爭取維權,
中國的自由、法治才會有一點一滴的相對進步,
權利向來是掙來的,而不是統治者會莫名就大發慈悲施捨
更遠的來說,要有國外自由市場經濟制度競爭的壓力,
才讓中國逐步拋棄完全性的共產主義計畫經濟,實現人民生活的改善
那些砥礪著中國進步的力量絕對不來自於對共黨歌功頌德,
而是點出中共缺點並迫使其改進的諍言或行動


毋忘六四,為的是我們心中還存有的良知
即便我們看到了中國實在的經濟發展,
甚至我們參與了中共主導的市場開放獲得利益
也不該摒棄對真相的追求,
或是別過眼,讓那些曾被鎮壓的學生民眾,無足輕重地消逝在扭曲的歷史灰燼中
也為的,是歷史的教訓,設法用更好的方式解決問題,
而非用槍砲坦克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
因為無論再怎麼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該正當化或合理化屠殺平民
換個角度來說,若中共真的覺得自己為了民族大義、國家穩定站得住腳
又為何需要封鎖資訊,要人禁言,
不心虛了話,就應該用那些他們認為合理的理由,說服民眾並取得民眾支持
正當化執政者的所為,而不是靠封鎖資訊來使人遺忘
否則和那些中共不時抨擊,
想靠拖字訣讓人淡忘扭曲慰安婦歷史的日本右派,本質上根本沒有分別

歷史的傷口和遺憾,是否能夠癒合療傷
端視我們這些還知道26年前發生過什麼事的人
能夠秉持著身為一個人的良知,勿忘六四,追求真相、務求平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