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一篇看懂中國經濟戰略布局與台灣戰略思考誤區

世界各主要大國紛紛加入由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
RCEP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一帶一路絲路基金亞投行IMF特別提款權改革,
一步步都在為中國奠定整體人民幣國際化與亞洲經濟影響力擴張戰略

這規模宏大的總體戰略容易讓原本視中國為勁敵的人望而生懼
而此次美國希望阻攔盟友加入亞投行更是兵敗如山倒,可以明顯視為外交挫敗

但其實包含金融時報、紐約時報、經濟學人等權威西方媒體都持同樣看法
認為阻攔實為不智,應該要加入亞投行來發揮影響力,
畢竟這是另一個投資亞洲基建的組織,加入的國家當然都是利之所趨,
並非服膺中國的國際領導地位,而是更將之看作為合作開發亞洲的機會

但另一方面,有些誇張的評論者對亞投行的結論跳很快,直接講說這是美國衰敗的開始
大國已經拋棄美國轉向中國,美元霸權即將終結,美帝經濟崩潰欠中國太多債美元完蛋之類的論述

其實中國在全球經濟影響力,當然會隨著他經濟量體增大,
與世界各國貿易投資增加而水漲船高
尤其在亞洲地區自然更是他經濟勢力的輻射範圍,無庸置疑
人民幣國際化也當然一步步在國際貨幣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

但是直接跳到人民幣打敗美元的結論真的是太過天真更有點捧殺意味
人民幣到現在都還不是自由流通匯兌的貨幣,一步登到建立足夠信心並打敗美元是跳太快
中國以其國家戰略緩步開放人民幣,
其實就是要避免重演日本當年迫於美國廣場協議而大幅升值導致龐大後遺症

但是人民幣和中國經濟有自己龐大的問題,
不管是過於巨大的外匯存底,成為與美國相互保證毀滅的武器動彈不得
或是中國經濟轉型,拉動過去中國世界工廠奇蹟的製造業很明顯在轉弱,
不管是鐵路貨運、原物料消耗或製造業PMI都顯示出中國製造業面臨的巨大壓力,
加上房市泡沫、國內國有金融體制的脆弱與地方債地下金融黑洞,
都讓人民幣的國際化和利率改革必須要非常謹慎,一步一步慢慢來,
那些說中國在IMF特別提款權改革獲得份額,就代表人民幣打敗美元的實在是過於天真

經濟上中國以其巨大量體要全面崩潰並不容易
尤其巨量中產階級產生的消費力,能夠讓這個市場足以自生帶動經濟成長轉型
首先必須認清這個事實,就是中國絕對會是全球美歐日外最主要的市場之一
也會是美國之外有最強大的政經軍事國際影響力的國家
中國崩潰論要實現不容易,因為中國有太多政策工具可以救援,
尤其在這通縮環境下,給貨幣和財政政策更大的空間

認清現實後,就要認真思考台灣的戰略
有幾大問題必須先解決

Q首先,中國是不是對台灣有領土野心?
A廢話當然有

Q中國是不是想要以經促統,以商逼政?
A當然是

Q中國是不是想要分化台灣藍綠,弱化台灣並且國際上孤立台灣?
A當然是

Q中國會不會為了急於統一而軍事攻打台灣?
A目前台灣只要不宣布獨立就肯定不會,因為付出代價和風險可能很高

Q如果中國打台灣美國或日本會不會救援?
A基本上,這不成問題,因為中國如果真的要軍事攻打,就是絕對要把台灣打下來,美國和日本不可能會為了台灣拚盡全力把中國消滅,因為這樣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所以真到了要打的地步台灣就沒救了,美國也會竭盡全力避免戰爭發生

Q既然如此為什麼中國現在不直接攻打收復台灣?
A因為中國有更重要緊迫的內政、經濟問題,台灣在他們眼裡收復是時間問題,經濟緊密結合後會水到渠成

當然也有別的觀點,有興趣可以看這篇
中國想統一台灣只是為了戰略地位嗎?
Taiwan Conference

好了這是重要的背景問題,接下來要台灣人要自己問自己這些問題

Q台灣有沒有可能自外於中國走自己的路
A不可能,改革開放前可以因為中國自我封鎖,但是改革開放後中國在所有領域都影響力大增,所以台灣不可能在經濟領域跳過中國

Q台灣應不應該,能不能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A台灣絕對應該眼裡不只有中國,應該要加強拓展國際多角化的市場,包含美國、東協、歐洲、南美、非洲。但很可惜的是語言和地理因素,中國周邊的國家地區在中國崛起經濟量體這麼大且持續增加的情形之下,會很自然的提高中國經濟互相影響的份額,台灣也不例外,這是避不開的現實,認清這個事實非常重要

Q經濟被中國鎖住怎麼辦?
A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台灣現在沒被鎖住嗎?如果中國真的要搞經濟封鎖,現在也能搞呀,台灣一樣很快就會陷入大危機了,只是他不想用撕破臉的方式玩統一,而且自己也會付出代價。所以我們應該要加強多角化,但是也不該放棄與中國合作

Q中國的假善意都是背後的野心,為什麼要相信他?
A這其實是個不重要的問題,因為國際政治上你本來就不該相信任何人,無論美日中,你要相信的就是各個國家會做符合它們最高核心利益的決定,我們都還是要衡量自己的國家利益來做戰略決定

Q台灣或台灣人的核心利益是什麼?
A要我說了話,維持經濟發展和維繫實質主權獨立,
保護自由、民主、法治的體制與生活方式

Q那親中和中國交好,加強經濟往來不就會傷害主權獨立與自由民主法治嗎?
A基本上,台灣關鍵的價值應該要守住,就是不違實質主權獨立,自由民主法治前提下與中國交往,簽什麼協議也都該透過民主法治程序審議,至於法理和名義上的主權獨立基本上現實環境下是不可能,美中和所有國家都不同意也不希望發生這件事

但是要澄清一件事,聯合著中共來打壓台獨言論是違反民主價值的精神,KMT可以說自己政治主張不贊成台獨,但是不能和中共一起反台獨,相反的應該強調自己國家的民主自由價值,每個人都有表意的自由,但國家政策方針要考慮國際環境與最大利益

Q台灣難道不應該做自己的主人獨立?不值得成為一個完整的國家?
A台灣實質上是在做自己的主人,我們是由自己選出來的政府在統治以及對外交往,也確實在國際上受盡打壓,但是這就是國際現實,不喜歡還是得接受,不接受就要承受戰爭或是經濟封鎖的代價。

另一方面,台灣其實也不可能做自己的主人,因為要認清台灣是一個中型甚至小型的國家,你的戰略決策空間絕對出不了大國博弈的棋盤,所以美中的態度和政策才是關鍵,台灣的民意是我們的信念,我們當然可以也應該保持這個信念,但是行為上是不可能走出美中不同意的空間,因此務實維持實質獨立不被中共統治是我們能盡到的最大利益。

Q除了親中,台灣沒有其他選項?
A當然有,就是親美親日親歐親非親東協,TPP和服貿貨貿都要並進,產業轉型和多角化鼓勵新創產業也都要做,台灣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不是只有和中國簽服貿和貨貿。但是不簽其實也是長遠下來可能對某些產業的傷害。

這是否符合我們的最大利益,又能不能因為不簽服貿貨貿就擺脫中國影響力,其實很待商榷,因為就算不簽,中國大陸還是在台灣旁邊,不可能完全忽視他自給自足還有足夠經濟成長、薪資成長、產業轉型、創新經濟,中國是世界兩大經濟體之一,忽視他是不切實際

當然我們不該只把雞蛋放在中國,所以多角化勢在必行,但是我們就必須展現出有做好自由化的準備來面對TPP,簡單來說,大家必須要考慮好自己所做的決定以及將會付出的代價

Q所以中國統一台灣已成定局?
A基本上,台灣應該多數人不想被中共統治,我也不想,但是想要忽視、跳過中國因素恰恰會加速中共統一台灣的進程,因為台灣越弱,中國統一台灣所要付出的代價越小,台灣只有自身經濟實力強,才有辦法延長自己實質獨立的時間,以拖待變。想要盡快宣布法理獨立恰好就是加速了中共統一台灣的誘因。

Q所以台灣應該要接受喪權辱國的一中原則九二共識?
A這其實就是牽扯到尊嚴與務實的問題,一中各表確實是台灣的鴕鳥心態,但是我們本來就沒有國際公認法理上的主權獨立,沒有的東西被穿小鞋或污辱其實也傷害不了我們(只是感情和尊嚴上會受挫),

台灣當然不應該在國際上被中國羞辱,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不參與國際上各個活動或實質加入整合,相反的我們越被羞辱越要加強自己的實力,不管是經濟上或運動上都應該要團結一致拿出更好的表現來證明自己與中國不同。

本土化和國際化我認為都應該做,因為這是我們保持實質獨立的根基,教育也應該要讓台灣人認識到台灣人是命運共同體,國際化也不應該是中國化,而是認識到我們在這座島上的位置、歷史脈絡和現實環境,必須要極度的務實,盡最大力量國際化(不是中國化)才能夠生存下去,對外忍辱負重,對內團結一致為了最大利益而奮鬥,或許這才是應有的態度。

Q中共這麼惡霸野蠻不守信用,為什麼要聽他的?
A你無法改變中共的惡霸野蠻不守信用,所以只能夠做符合自己最大利益的決定,就是被迫與其合作,歐洲國家也都知道中共不講人權,但是他們還是和中國合作,因為大象就在那,你蒙起眼睛他還是在那。

東協很多國家都和中國有領土糾紛,但他們還是與中國在經濟上合作,這就是現實,現實無法抗拒

至於台灣該不該加入亞投行,又有什麼影響,這篇文章算是比較持平中肯

Q到底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中國崛起?
A要深入了解他,不要過度神化或過度看衰,恐中、仇中和媚中都是不好的態度,一個大國一定會有他的強的優勢和他的劣勢,盡量不要受到偏見影響對自身利益權衡的判斷,越多理性的人看待中國,就越能夠做出最大化己身利益的決定,才能夠努力維持住這座小島的實質獨立

很歡迎有什麼不同務實見解的人討論
謾罵了話就不必了